豆浆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浆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工伤民工挥之难去的痛【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3:45:52 阅读: 来源:豆浆机厂家

仲裁追回数百万工伤补偿金

2004年6月27日,年仅20岁的安徽省广德县农民蔡崇茂在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某家具厂,找到了一份木匠活。时隔不久,小蔡在钻木沙发的扶手时,一不小心右手食指就被机器轧断两节,鲜血直流,家具厂为小蔡支付了医疗费等近5000元。蔡崇茂后来提出工伤补偿2.5万元的要求,找了几次,家具厂老板就是不同意,“是你自己干活不小心造成的,关我们屁事。”在湖州无亲无故的蔡崇茂,只好向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最后家具厂支付小蔡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1万元。

“1万元1根手指”,为了讨回这个公道,小蔡已花费了数千元,“从广德到湖州,我不知跑了多少个来回。幸亏仲裁调解成功,否则打起官司来又要花律师费、诉讼费等一大堆费用,就算最后赢了官司,恐怕也相当于没拿到一分补偿。”“我现在连拿笔写字都难,更别说干木工活了......”农历腊月二十七,离2005年春节只有3天了,在电话线的另一头,已回到乡下老家的蔡崇茂心情仍然很沉重。

“在你们周围,类似这种情况多不多?”笔者问。小蔡说:“不瞒你说,还真不少呢,有些老板黑到连一分补偿都不给!其实,民工在城里打工,不仅要遭遇欠薪,更可怕的还是工伤的厄运。”

与小蔡有类似遭遇的吴兴区东林镇某村女青年杨某,2000年8月进入湖州某纺织印染企业打工。2004年3月24日,小杨在喷水织机前作业时,精神稍一恍惚,一阵撕裂般的巨痛把她惊醒,右手被机器绞住了。经湖州市检察院法医鉴定,杨某属伤残10级。在湖州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调解下,双方最终达成协议,该企业向杨某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费用共计20477元。

随着经济的发展,大量外来民工进入城市的建筑业、制造业以及餐饮、家政、保安等行业务工,劳动争议案件大量上升。一些小企业非法用工现象比较突出,私招滥雇,以口头约定和收取押金代替签订劳动合同,非法使用童工,拖欠克扣工资,超时加班加点等时有发生。近年来,湖州市各级劳动保障部门和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加大劳动监察执法和维权监督力度,依法及时处理劳动争议案件,切实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据该市劳动保障部门有关人士介绍,仅2004年,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已累计受理民工工伤案件近180件,经仲裁委员会调解成功的占到80%以上,为工伤民工追回了数百万元的工伤补偿金,其余的只能转交法院诉讼。

民工工伤保险难在哪里?

2003年4月27日,国务院颁发第375号令要求,从2004年1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工伤保险条例》,以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担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其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各类企业、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应当依照本条例规定参加工伤保险,为本单位全部职工或者雇工缴纳工伤保险费。”

虽然法律规定工伤保险为强制保险,但事实却不尽如人意。笔者走访该市城区部分建筑工地得知,由于民工的流动性极大,施工队的包工头并没有给全部在施民工参加工伤保险,而只是小部分参保。在湖州城区某楼盘工地上,一位来自江西的廖姓民工告诉笔者,他们遇到的不仅是拖欠工资问题,而且也没能与用人单位或雇主签订劳动合同,劳动安全无从谈起,至于那些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等保险更是“痴人说梦话”。

为什么企业主不愿给民工上工伤保险呢?劳动部门的人士认为,首先是企业主的法律意识不强。有些企业对工伤员工给予医疗救治后就不想给任何补偿,认为已经仁至义尽了。笔者就曾听到有个木地板厂老板对企业的一名工伤民工这样说:“我都已经花6000多元钱给你医好伤了,你还要和我们打官司,真是没良心。”他们以为看好伤就行了,但民工以后的生活、工作是否受到影响了,对这些影响该给什么样的补偿呢?

其次是存有侥幸心理。有些企业主认为倒霉的事件不会这么巧落在自己的头上,所以就不愿通过社会保险来分担风险,大不了出事了自己兜着,而且更多的是采取私了。

另外,虽然参加工伤保险在出险时能获得赔付,但会因通过社会保障机构而使重大安全事故公布于众,政府安监部门将会插手调查工地的安全隐患,并会对承建商进行经济上惩罚,情节严重的还影响到以后承揽工程的机会。当然,工程的甲方也不愿自己精心开发的楼盘沾染“血腥”。可见,工程的甲方、乙方及承包方都不希望看到重大安全事故的发生,都有隐瞒实情的动机,期望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私了来解决问题,进而限制了农民工工伤保险的实施。

千万警惕这两类老板

据统计,目前湖州市发生工伤事故较多的是矿山、建筑和木制品加工企业。能否最大限度地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就要看民工遇到的是怎么样的老板。据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沈振纠介绍,从他们日常仲裁调解工作来看,民工一旦遇到这两种类型的老板,自身的合法权益恐怕就很难维护。

第一种类型是穷老板,根本无法支付巨额的医疗费和工伤补偿费。双林镇有个加工塑料粒的个体小老板,本身家里就很穷。为了摆脱困境,花1万多元钱买了台塑料粒加工机器,请了一名年仅17岁的贵州籍农民作帮工。去年5月,这名民工在干活时左手臂被机器绞断一半。虽然个体小老板全额为他支付了1.28万元医疗费,但已没有能力支付工伤补偿费。该民工的家人向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10万元工伤补偿费,但小老板就算把机器卖掉也只有近万元。怎么办?

这个案例提醒民工,外出打工时尽量不要到经济实力和承担风险能力太弱的个体小企业。首先,平时的工资他都无法保证支付给你,说是到年底才结账,结果拖到年底什么东西都没有,民工能怎么办?就算官司打赢了,他家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可查封,法院将他关起来也不能解决问题。其次,如果发生工伤,更加没办法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所以,农民工一定要找那些规模比较大的、正规的企业,这样的企业其内部安全生产管理应该相对规范些,抗风险能力大些,如果出现什么争议,政府部门也才能及时有针对性地介入调解。

第二种类型是坏老板。有些企业规模虽然比较大,但发生工伤之后企业主就开始耍赖。原来企业与员工是签有劳动合同的,这时他却赖得一干二净。因为即使签了劳动合同,他也不让员工拿到合同文本,一旦发生工伤,民工就拿不出有效的证据证明自己与企业的劳动关系。即使存在劳动关系的事实,政府部门也很难取证。另一种坏老板是钻法律的空子,因为法律赋予他申请行政复议和上诉的权利。他承认与民工的劳动关系,发生工伤他也给你医疗,医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就把医疗费给停掉,逼得民工自己提前出院。讨要工伤补偿费,他就说你不是工伤,企业给你付医疗费只是出于“人道主义”。民工要是不服去告状,就算劳动部门认定为工伤,企业老板也坚持认为不是工伤,并申请复议。复议结论仍是工伤,企业老板仍坚持“赖账”,要向法院提起诉讼。这样又是另一个过程:案件先在县区法院审理,如果县区法院判决为工伤,企业老板将继续上诉到中级法院。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拖!他拖你民工一年半载,一个外地来打工的民工谁能耗得起?

陕西省兴平市农民张某就遇到这样的黑老板。2003年12月31日,张某在湖州某木业公司打工时右手被双齿轮压伤,湖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七级伤残。但该公司对张某提出的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不同意,甚至对张某的工伤等级认定不承认,所以对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支付40729.3元补偿金的仲裁决定不服。目前,该案已转交法院提起诉讼。

工伤维权你该怎么做

遭遇工伤的民工,如果要面对工伤纠纷,就必须懂得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有关人士认为,有几个问题必须注意。

一是签订合同、保留证据。外出打工,农民工应要求与用人单位签订合同,并保留相关用工证据,出现工伤纠纷时,有关的用工合同、上岗证都可以证明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的劳动关系。否则,等到出现纠纷时要想搜集证据将比较艰难。

二是向劳动争议仲裁部门申请仲裁。遇到工伤纠纷后,农民工应首先向劳动争议仲裁部门申请仲裁,申请仲裁的期限为60日,而不要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法院按照先裁后审的原则,对没有经过劳动争议仲裁的劳动纠纷一般不予受理。

三是要求劳动部门进行工伤认定。民工工伤之后,如企业瞒报的,打工者可直接向当地劳动行政部门申报工伤,由劳动行政部门审查认定。根据《工伤认定办法》规定,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时,所在单位应当自事故发生之日或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由职工本人或其直系亲属、工会组织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申请时限为1年。职工或其直系亲属、用人单位对不予受理决定、工伤认定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

当打工者被确认为工伤后,劳动鉴定委员会则按照《职工工伤和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为其评定伤残等级,企业应按规定支付工伤者经济补偿金和医疗补助费。另外,根据《违反〈劳动法〉有关劳动合同规定的赔偿办法》第3条规定,企业除应按国家规定为打工者提供工伤、医疗待遇外,还应支付相当于医疗费用25%的赔偿费用。

长沙举行山体滑坡地质灾害救援演练增压缸

漳浦打造福建最大的供港蔬菜基地樊少华

优莱博携众多创新仪器产品亮相cphi2019舟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