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浆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浆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命运游戏序章第一章

发布时间:2021-01-20 08:09:40 阅读: 来源:豆浆机厂家

序章神秘少女

马夜生人近中年一事无成,最近因为手脚不利落也被快递公司开除了,仅有

的送快递的收入也没有了。提着一条残废的右腿一步一步往前拖行,这是两年前

在物流公司工作时被钢筋砸断的,应有的赔偿也没有得到。生活从来不如意,好

像一切都要跟他作对一样。正好前边到了傲天大厦,傲天集团是国内最大的集团

企业,旗下经营繁多,马夜生想着在这谋个活计,一楼可能有招工,进去转一转。

正此时一辆叫不出名字的高级轿车停在门前,车来的快停的稳,马夜生被这股突

来的劲风一带再加上腿脚不好,向后跌倒在了地上。

车门打开,下来两人,一身材凹凸有致齐耳短发的妩媚美妇,一娇小玲珑的

黑长直少女,美妇似有些慌乱赶忙上前来询问:「先生,您没事吧。」少女则伫

立一旁撇着嘴跺着脚,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马夜生虽穷但有骨气,可不想被人当

做是故意碰瓷的,即刻撑起身子站了起来,「我没事,只是没站稳,您不必介意

别耽误了您的要事。」妇人执意要拿出些钱作为赔偿,几番推让终作罢,她确实

有事在身,带着歉意的微笑走进了大厦,身后跟着的少女朝着马夜生撇了声「哼!」,

虽然态度不好,但刁蛮可爱个性说不出的吸引人。目送两人进去后马夜生幻想着

翻翻肠子,如果这等美人是自己老婆那多棒啊,想着想着就流了些口水。随即一

阵凉风吹醒了他,如今生计都成问题,莫说美人,讨上个黄脸婆也成了奢望。看

着这个大厦总是有着一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明明是第一次来,就好像曾经在里

边生活过一样。马夜生进去正赶上尿急,低着头条件反射般的就走进了厕所。这

种奇妙的感觉仍没有散去,没看标牌自己竟径直走进了人事部。

奇妙的感觉并没给他带来好运,没有通过面试。临出来的时候两个保安透着

不屑的神情窃窃私语,也不知是马夜生耳朵太好,还是他们故意说给他听。

「哪来的土鳖!竟敢跟董事长夫人碰瓷!」

「也不照照镜子,傲天集团可不是垃圾回收站,残障的社会垃圾也想在这谋

生。」

原来那个美妇是董事长夫人啊,身份高贵,人美心美。保安的损话马夜生反

倒不怎么在乎,多年来没少受到白眼,该说习惯了。回过头来想想自己这一生还

真是失败,学生时代也曾壮志凌云,幻想过无数未来,可从没想到过会有今天这

步田地。摸了摸口袋里,还有两块钱,看着街对面的面馆,只得忍着肚子。拖着

饥饿与疲惫的身躯穿过人行道,想着找个两块钱能吃饱的地方。冷不丁的一个少

女挡在了面前,少女个头娇小,但双目如鹰面色冷峻,给人一种高大不可抗拒的

感觉。

「这样的生活,你不觉得奇怪吗?」少女开口了,声音不冷不热,说着让马

夜生莫名其妙的话。

马夜生没想理她,就当她是个中二少女了,侧过身要走过去。

「你就没想过,上天为什么处处刁难你!」

这个……要说马夜生也确实有这种感觉,但抱怨命运是失败者所为,即便是

如今马夜生也相信着自己努力去奋斗改变生活,命运是能够自己把握的。

少女见马夜生还是不为所动,「你还记得二十年前的那半张相片吗?你只有

左半张。」

这话听了马夜生顿时一惊,二十年前有个看不清长相的神秘人给了自己半张

照片,自己毫不在意,转手就扔掉了,改天又出现在了自己的口袋里。撕烂火烧

或者扔到任何地方,改天都会再次完好的出现在自己身上,有如魔障一般,那一

阵着实把马夜生吓得不轻,后来吧干脆不再管它,对生活也没啥影响,带着就带

着了。直到近些年马夜生才发现其中蹊跷,这半张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

己,而且是如今中年的自己,青年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会想象到这是自己中年的

模样。照片上自己在和另一个人握手,那只手纤细秀气,应该是个女人,但是想

知道手的主人就得找到另半张照片了。

惊愕的马夜生有些说不出话来,「你……你……你怎么知道这个!」

「这回,您是否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呢。」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

的微笑。

「请!」马夜生豁出去了,把卡里仅有的200块都取了出来,找了个像样

点儿的馆子,找了个偏僻的雅座。两人坐下叙谈,马夜生发现少女的脸越来越朦

胧,让人记不住长相。这份神秘让马夜生确信少女跟那张照片有莫大的关系,一

直有一种感觉,那张照片对自己十分重要,又说不出是如何重要,有必要听听她

要讲的是什么。

「曾经有一个很平凡的人小A,某一天他得到了一种超能力,这种超能力能

够让他修改时间线上的历史。借此他得到了他想要拥有的一切,权利、金钱、女

人。甚至可以左右其他人的命运。但是有另一个人小B发明了时空间机器,那个

人很快的发现了历史有被修正的痕迹,查到了足够的证据后他把小A告上了法庭,

小A严重干涉了历史,被当庭判决死刑。但是后来死刑并没有执行,而是把小A

严密的关押了起来。愤怒的小A发誓要用尽一切办法报复小B,一天他从最严密

的监狱里消失了。」少女平淡的语调讲述一个看似荒诞的故事。

「你说的这些是什么?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马夜生一头雾水。

「报复开始了,小B本是一个非常有社会地位的成功人士,慢慢的他的一切

都被剥夺了。我说的两个人,小A就是现在傲天集团的董事长龙傲天,而小B就

是你!」

「这!这个故事并不可笑,姑娘你可能是太寂寞了,亏我还以为会……被你

个小丫头骗了。」马夜生站起身来要走。

「您高考那年依照平常的成绩是稳上清华大学的,但是高考时你得到的分数

却低到只能上三本,你不相信这个成绩但你没有资格查阅考卷,家庭条件不允许

你复读,你只得上了三本。你有没有想过这种情况,你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清华大

学,拿着全额奖学金,毕业之后直接成为一家大型国企的中层管理。」

「那个成绩确实让我不能接受……」马夜生刚要迈出的腿又站住了,想听听

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在三本院校,大二的时候,有一次你和朋友喝酒了,回到宿舍倒头就睡,

醒来时候发现有个女人就贴身躺在你的床上,她告你强奸。虽然证据不足没有治

你的罪,但是校方为了消除不良影响还是把你开除了。」

「那晚我什么都不知道……」

「之后你写了本小说,正要大红的时候,有人告你抄袭,而且证据确凿。你

还没有挣到多少钱就要赔偿对方十余万。让你过上了负债的生活。」

「我真的……没有抄袭。」

「你在XX企业当销售的时候……,你有一次相亲的时候……,你有一次被

冤枉抓了起来判了两年刑……两年前你在一家物流企业被突然落下的钢筋砸断了

腿。」

「你全都知道……」

「这样,您愿意相信我说的了吗?一切都是龙傲天做的,他一直在针对你,

他要让你一无是处,让你的生活变得惨不忍睹。他可以在同一个时间段用尽各种

手段无数次的去害你,直到达到他的目的。你的人生重要转折点都被他破坏了。

我上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您还是晨星集团的董事长,现在的傲天大厦本应该是您

的办公大楼,它也不叫傲天大厦,而是叫做晨星大厦。」

「我之所以过上如今的惨淡生活都是被人害的?」多少年的心酸痛苦只有自

己知,马夜生一直以来只是认为自己的机会还没到,从来想到过自己的一生都是

被人算计的,原来自己一直生活在绝望中。

「是的,而且他并没有停止继续加害你的步伐。」

「我都这样了,他也不肯放过我吗?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的模样,为什么要这

样折磨我?为什么!」愤怒?憎恨?早被磨平了,内心泛起的是深深地不甘。情

绪平稳后马夜生问道,「那么,你来找我是做什么?」

「正如所说的,现在的您是不该存在的,包括这个世界也是,我是来修正这

一切的。」

「杀了我吗?」即便知道了自己的人生如此悲惨而没有任何希望,马夜生仍

想活着,人是有求生本能的,谁也不想自己从没存在过。

「不,我不能那么做。请您拿出照片。」马夜生从口袋里摸出那半张保留了

20年依然不显陈旧的照片,少女也从口袋拿出了半张照片,两张左右拼上,左

边的是马夜生,右边与之握手的正是面前的少女。拼上的同时照片发出耀眼的光。

被照射下的马夜生身体化作灵子,意识也渐渐模糊,弥留之际听到少女的最后一

句话:「虽然不能让您在正常的世界生活,但会还给您一个有趣而性福的小世界。」

第一章奇妙的新生

求生的念头一直督促着马夜生找回自己的意识,挣脱了绝对的困倦,马夜生

睁开了眼,入目都是淡黄色的液体,自己全身赤裸着就泡在一个巨大的充满液体

的玻璃槽里。奇怪的是自己竟然还能呼吸,出于本能马夜生十分忌惮待在这样一

个封闭的罐子里,身体弓起使出全力朝着玻璃璧踹出一脚,玻璃应声破碎,马夜

生与黄色液体一块淌了出来。自己的身体竟然这么有力量?等等。刚才踹玻璃的

那条腿不是被砸断了吗?现在竟然完好着。常年风吹日晒造成的皮肤干皱也不见

了,整个身体就像年轻了20岁一样充满了力量,借着地上的大块玻璃碎片映出

的影像看自己竟有些认不出,脸上的皱纹全都不见了,身下的那话整整大出了一

截,直接堪比AV里黑人的家伙大小。但还可以确定这就是自己。

冷静下来后马夜生环顾四周,一个看上去十分科幻的金属大厅,大厅里的玻

璃槽足有数百个。转动着脑筋马夜生想着,这是不是科幻电影里那种能修复身体

一切情况的培养槽?自己简直可以说得到了新生。每个培养槽里都有人,都显示

着纷繁详尽的数据。集体大绑架?自己可是被超自然的力量带到这来的,想不明

白的问题太多了。马夜生走到了离自己较近的另一个培养槽,里边飘着一个女人

轻闭着眼睛,凹凸有致的身段,妩媚的脸,正是之前大厦前好心要赔偿自己的傲

天集团的夫人,她也赤裸着,培养液也使得她变得更加年轻更加诱人,马夜生的

小兄弟条件反射的挺立起来,她的乳房好像没有这么大吧?而且奶头粉嫩粉嫩的,

这不和逻辑吧,毕竟她有一个那么大的女儿。低下头来看培养槽的数据表。身体

润化:70% ,洗脑:40% ,乳房改造:55% ,乳汁可口化改造:30% ,

性癖:乳头敏感化,溢乳癖……

这些都是什么呀?好像是拿人做实验一样,幸好是自己逃出来了,马夜生如

是想着。再隔壁的培养槽正是当初冲自己撇嘴「哼」一声的黑长直少女,她就是

龙傲天的女儿吧。马夜生可没想过把父辈的恩怨报复在儿女身上。不经意正瞧见

这女娃子下体处总是晶莹光亮的,尿液?不像,有一丝粘稠,分明是女人发情分

泌的阴精。她才多大啊,也就十五六的样子。身体润化:50% ,洗脑:80% ,

……直到在项目繁多的数据里看到肉穴改造:常规发情,无限分泌爱汁,爱汁口

味调整:草莓味。

简直是开玩笑,科技再好也不能把人这样不可思议的改造吧,马夜生认定这

些数据就是骗人。然后又看向了另一个培养槽,这里边的女人可小有名气,新晋

女歌星谭晶晶,以纯真可爱为卖点,据说还只是初中生。连她也被绑架来了?那

个朦胧的少女可是说要修正世界,应该是用了某些超越人类理解的能力做到的。

依次又看了好几个培养槽,通通是女人,而且都是紫色上等的女人,年龄有大有

小。大的成熟风韵,小的甜美可人。在马夜生正找寻着出口要离开大厅的时候,

头开始发晕要站不住了,可能是培养槽的修复还没完毕而自己提前出来了的后遗

症,身子终于还是不支倒在地上渐渐的眼睛也睁不开,可恶啊自己可不想当什么

小白鼠,抱着这最后一丝念想马夜生彻底昏了过去。

有细细的波动于周身轻拂,好像置身于温热的海洋里,脸上能感受到渗透下

来的太阳光,好久没这样怡然自在的舒坦过了,正这时一条鱼游了过来直奔裆下,

一口咬住了那话,马夜生试图挣脱开来发现手脚有知觉却不能动,那鱼嘴轻轻含

住那话也不狠咬,一吞一吐的让马夜生好是舒服,强振起精神一声吼叫,马夜生

抬起了头,眼前的镜像由模糊变得清晰,这是一间卧室,阳光透过窗户披撒在脸

上,自己正躺在一张红布大床上,身上盖着一张很大的被子,被子隆起一个包,

自己的那话被温暖湿润的环境所包围着,有轻灵的蠕动触碰自己的龟头。马夜生

掀起被子,一个美人儿正跪在自己两腿之间,诱人的嘴儿张开到最大含着自己的

那话,妙目一转看下自己,温尔一笑,波的一声抽出小嘴,「老公,你醒来了啊,

本来婷婷那孩子给你早安咬,但那时你睡得正熟,她呀赶时间就上学去了,只好

由我来喽。」

这美人妩媚的鹅蛋脸,齐耳短发顺滑的披到两鬓,正是那龙傲天的夫人,只

是她现在更加年轻更加诱人,脸上没擦任何粉底,细腻的肌肤顺滑而有弹性,眼

睛就这样望着自己写满了情,透着酥到骨子里的魅。一双柔夷托着自己的蛋蛋,

瞬间马夜生脑子就蒙了,那话更是一柱擎天,直戳到美人的嘴边儿。

「阿啦,你可真调皮,刚放出你就急不可耐了,谁让你是老公的小东西呢,

姐姐就满足你吧。」说罢美人俏脸一沉又含进口中,吮吸的节奏有些乱,灵动的

舌尖搔弄龟头也是浅尝辄止,看出她的生涩,虽如此马夜生的鸡儿哪体验过这种

感受,时刻处在爆发边缘,马夜生七上八下摸不着头脑,她咋叫自己老公呢,管

它呢,先爽了再说,舒爽的哼出声来,没两分钟就缴械了,没来及抽家伙都射进

了她嘴里,没曾想美人也不躲不闪,突然的爆发让她措不及防的嗯了一声,然后

就缓缓的吞咽起来,柔夷略过蛋蛋从根处往上捋,把残余在阴茎内的精液也一一

送进口中,真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一丁点都没漏到龟冠以下,待吞咽完毕鸡巴

也被她舔得干干净净。

「好了老公,该起床了,一会你还要上班呢,我去给你弄些吃的。」说罢美

人才直起身子下床,一转身走出门外,这裸露的背一扭一扭的屁股蛋,马夜生这

才意识到她只穿着一件白色围裙,连内衣都没穿。

只剩自己时马夜生才理了一下思绪,她把自己当成了老公?难道自己魂穿成

了龙傲天?拿过镜子一照,还是自己的脸。一下想起来那个充满科幻色彩的金属

大厅了,那不是梦,那个身体改造确实见效了,自己的身体健全有力,射了那么

一大炮精神还是身体都还是饱满的,那美人也是,跟自己在大厦前见她时大大不

同了,虽说还是那张脸,可没现在这样美的惊艳美的让人犯罪。那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又是哪?看来只有问她了,遂从柜子里找了套衣服穿上。

出了卧室,发现自己身在二层,这是个别墅,隔着护栏直接看到一楼的客厅,

刚才就觉得屋里特别精致,客厅布置一样典雅大方,客厅之大犹如影视剧中的大

户人家,房间也多,这屋子怎么看都觉得是给十几个人的大家庭居住的。听到厨

房有声音,马夜生走过去,果然她在这里。

「我有事想要问你。」

「老公,你怎么到厨房来了,到饭桌去等着就好了,有什么事非要到厨房来

说吗?」美人面朝炉灶忙碌着,那裸露的背一览无遗的给马夜生看个够。

「我叫什么名字?」

「马夜生啊,老公你莫不是睡糊涂了?呵呵。」美人抿嘴一声娇笑。

「龙傲天你认识吗?」

「什么天?」

她不记得了,那个培养槽的洗脑功能看来也奏效,也不知道她的记忆变成了

什么样,马夜生坦言道:「其实我们很多人都被关在过一个地方,大家都被洗脑

了,我提前逃了出来,你喊我叫老公,而我却不知道你叫什么,我占了你的便宜,

如果我不告诉你真相的话,你以后清醒过来时是不会原谅我的。」

「这是哪个科幻电影的情节吗?老公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我是玉芬啊,赵

玉芬。」

「你不觉得有哪里奇怪吗?」

「奇怪?要说的话早上给你口的时候感觉很生涩,就好像以前没给你口过一

样,明明每天都要给你早安咬起床的。」

这就对了马夜生心想,洗脑灌输的记忆终归有些后遗症,她已经她经常口交,

其实她从没做过才会如此生涩,难道以前她也没给龙傲天做过!有可能她以前是

个十分抵触口交的女人,但洗脑后就忘记了。龙傲天啊龙傲天,害我如此,如今

你老婆的嘴你都没用过被我给用了。

「老公,你发什么楞呢?」

「哦,没什么。」跟你说实话你不信,你非要老公老公的叫,那我欣然接受

也没什么,这么漂亮的媳妇我可要好好的疼爱疼爱,想到此马夜生心里也没什么

芥蒂了。「平常在家你就这么穿吗?」

「是啊,不喜欢吗?老公,这还是你送我的。」

这围裙乳白色柔光面料,有些通透,上系脖子处下系在腰肢上,给人感觉小

了一号似的紧贴在肌肤上,曼妙的身段被围裙遮挡着似隐还现。这么穿确实诱人,

但马夜生也不想跟外人分享这份美,天天这么穿万一来个客人不是春光乍现了。

「喜欢,我是担心哪天来客人,你被别的男人看到。」

「别的男人?咱们这里没有别的男人啊。」

「怎么说不明白呢,咱们两个玩情趣这么穿就罢了,陌生人来的时候切记多

穿些。」

「好么,人家听话就是,老公你去等着吧,有什么话咱们饭桌上再说。」

回到饭桌马夜生在想上班的事情,自己住在这么气派的别墅里,老婆还这么

懂趣味,总不至于是吃软饭的吧。自己究竟是靠什么养家的呢,自己有几斤几两

自己清楚,也不会什么大本领,当初要是老老实实待在培养槽里说不定机器给自

己洗脑的时候塞进一些经营大企业的记忆,待会去上班可如何是好呢。

过了一会,「等急了吧老公,都怨你去厨房捣乱,害人家放了两次盐,菜是

吃不得了,喏,只有这个了。」说罢赵玉芬放下盘子,盘子里应该算个三明治吧,

两片烤面包片,中间夹着煎蛋、煎火腿、青菜和莎拉。

马夜生拿起来正要吃,赵玉芬背朝自己弯下了腰,「哎呀,勺子掉到地上了。」

她弯腰捡勺子不要紧,整个光洁的屁股蛋子都撅给了马夜生看,黑亮浓密的阴毛

下是一张可口的粉鲍,有点湿润,再后面的菊花竟然也是粉嫩的。人吃五谷杂粮,

免不了排泄,再漂亮的女孩屁眼也是脏的,周围有色素沉淀终归会发黑,极品也

不过润红。她这下面肌肤反倒更显嫩白,没有一丝的黑色沉淀,菊花一圈的褶肉

娇艳欲滴,初生的婴儿也不过如此,让人忍不住想舔上一口,马夜生怎么也不会

想到看别人的屁眼还能看的开胃。忍住!忍住!马上要去上班现在不是时候,想

干她下班回来干个够,反正她叫自己老公。

马夜生别过脸去吃三明治,这回她那张勾人的脸蛋贴了过来,一缕带着芳香

的微风拂过面颊,「老公,硬了没?我知道你想吃我,平时你早就叫着人家乖宝

贝儿抱进怀里,今天好冷淡噢。」

原来她是故意的,在她的记忆力我两不该是老夫老妻么,不至于这么腻在一

块吧,但这等美人搂在怀里还亏了你不成,马夜生放弃多想那些没用的,好好享

受才是真,「来,宝贝儿,坐老公腿上。」

「这才是疼我的好老公。」赵玉芬一欠身就依偎在马夜生怀里,隔着西裤都

能感受那美鲍的触感。

「对了宝贝儿,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平时上几点下几点。」

「亲一亲就告诉你。」赵玉芬顺势就把脸蛋紧贴过来。

女人沁鼻的体香源源不断的刺激着马夜生,把她抱在怀里可能不是个好主意,

太考验自己的耐性了。下面那话总感觉要戳破西裤出来透透气,马夜生嗅着芳香

在她脸颊上缀了一口。

「嗯~ 老公,你每周的工作都不一样,在一个月里,第一周你要去一个日企

的写字楼做课长,好像是个网络创意设计公司,第二周你要去学校当老师,第三

周你要去警局当局长呢。周六日双休,每周五你要去医院检查一天。第四周整个

休息,你通常会在家疼爱我。」

警察局长?幸好现在身体还不赖,自己可没有从警经历,不闹笑话才怪呢。

网络公司里当课长,课长也是个基层干部了,自己对网络这块也是一窍不通啊,

老师也许还能蒙混一下,毕竟自己当初上学时成绩还是前茅。这工作感觉怎么这

么清闲,一个月有一半的时间都没在上班,除非自己是个精英,不然早被开除才

对。「老婆,为什么周五要去医院?我感觉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

「就是例行身体检查了,每周五都要去,不用担心会有护士照顾你的。你的

工作都是上八点下五点,早上时婷婷非要吃大鸡鸡,但她七点半要上早自习,就

没让她叫醒你提前吃过饭上学去了。」

「婷婷?」马夜生一思忖就想到了那个黑长直傲娇女孩。

「就是咱们宝贝女儿啦,都快被你宠坏了。」

「吃大鸡鸡?她给我口交?她不是我女儿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对了,

婷婷全名叫什么?」

「龙婷婷啊,怎么,宝贝女儿给你口交你还嫌弃?你可喜欢她了,让我都嫉

妒呢。」

马夜生的大脑短暂的当机了五秒钟,女儿给爸爸口交这种乱伦行为在她看来

好像很心安理得一样,这洗脑够厉害的,还得进一步确认一下,「宝贝儿,她叫

龙婷婷对吧,而我叫马夜生,你想她是我的女儿吗?」

「姓龙就不是你的女儿啦?你妹妹还叫龙傲雪呢!」

还有妹妹?更加确定是龙傲天的女儿没错,没想到姓氏这种直观的问题她也

毫不去理会思索,该说洗脑太深吗?」你说她给我口交,女儿给爸爸口交,这叫

乱伦,你怎么能容忍的呢?」

「女儿不该给爸爸口交?女儿可是爸爸的贴身小棉袄,生出来天生就是给爸

爸玩弄调教的。乱伦不是更能让你体验禁忌的快感吗?老公,咱们家的女人都是

你的,傲雪也爱吃你的大屌,还得她嫂子我教她怎么吞精呢。」说完赵玉芬使个

小性子别过脸去。

信息量有点儿大,看来她们的三观都被扭曲过,不过她说的在理,搞女儿搞

妹妹这种冲破道德底线的事,要不是如今这样自己是绝对做不来的,一边听着女

儿叫爸爸一边搞她的小穴还真是能带来一份禁忌的快感。马夜生没有搭理她的小

性子自顾的吃了起来,一会到了公司那道关要怎么过呢如是想着。

「老公你这样吃不觉得缺点什么吗?」赵玉芬也矜持不住,一看老公没理她

就有点不自在。

「缺什么?……没烫。」

「那喝点鲜奶呢。」

「这倒是好主意,宝贝儿快去给我拿过来,凉的热的都行。」

「算不上热,温的,也不用过去拿,就在这。」说着赵玉芬脸上显出羞臊的

红晕。

「哪?」

只见赵玉芬一扯围裙的上衣,托出双乳来,挺而不垂如两个倒扣的大碗,红

粉的乳头如钻出泥土的嫩芽,拼命的想要呼吸空气沐浴阳光,肉眼可见的速度突

涨挺拔起来,右乳的乳尖处甚至淌出丝微的乳汁。

「你怀孕了?」

「没有。」

「那这乳汁?」

「每隔两三天乳房内就会涨满乳汁,一直这样,如果不挤出来就会胀痛得很

难受,但很好吃的,婷婷爱吃,傲雪也爱吃,还有老公你,明明你最爱吃,今天

偏偏不说,非要人家求你吃么。」赵玉芬低眉侧目躲闪着脸。

一下子又想到了那个培养槽的改造,乳房改造乳汁可口化改造,她的乳房确

实比第一次见到是大得多了,看来那些改造都是真的,近在眼前的美乳,务必要

常常口感,「宝贝儿,你说我们都爱吃,那你自己呢?」

「我?平时你们都会吸空,哪有自己吃自己奶子的。」赵玉芬低着头不置可

否。

「来,我左你右,我喂给你吃,你喂给我吃,一般女人可是想喝也够不到自

己的奶,这是本钱她们羡慕不得。」话罢马夜生右臂搂过对方腰际,右手一托就

把豪乳送到了她的嘴边,乳肉绵软而有弹性。赵玉芬一看拗不过一口含住自己的

奶头,同时也把左乳送到了马夜生的嘴边,轻轻一嘬,就有涓涓乳汁射入口内,

乳汁润滑可口不咸不涩,有股淡淡的奶香,越是吮越是回味无穷,一口鲜奶一口

三明治开胃下饭,面包渣都沾到了乳头上。

没几口三明治吃完了,马夜生用舌尖甜食沾到乳头上的残渣,时不时逗弄下

那羞羞的奶头,一碰它就缩下去一点一吮它就又挺了出来,「宝贝儿,那只好不

好喝?你坐到我左腿上来,咱两换着喝。」

「什么好不好喝,两边不是都一样,人家才不要呢,老公就爱欺负人家。」

赵玉芬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老实的一挪屁股坐到了马夜生的左腿上,一推就

让道马夜生的嘴里,这边的余量还足,马夜生刚要吮就发现赵玉芬的嘴里鼓鼓的,

她还没咽下去?遂放下乳头,「我要喝你嘴里的,那个肯定更好喝。」话落马夜

生就吻了过去,对方倒也没把着关,马夜生的舌头一探进去,那边就开了闸,混

合着美人津液的奶汁渡进了马夜生的嘴里,不仅如此赵玉芬的丁香玉舌也跟了进

来当了一把弄潮儿。

好在马夜生适时的看了一眼挂钟,七点五十分,这才停下了这色意情迷的一

吻,不然马上就得干柴烈火了,「要迟到了,走了,回来再疼你。」啪的一下拍

了赵玉芬的屁股一下放下她就奔出门外。赵玉芬紧跟着跑了出去,「你知道公司

在哪吗?」

马夜生一回头赶紧给她挡进屋内,裸体穿着围裙就算了,现在两颗豪乳也露

在外面,所幸周围没人,「你就不怕被陌生人看到!真服了你了。」

「看到又怎……好吧老公,人家听话。」随即赵玉芬玉手一指,一个只有四

层却别致好看的写字楼映入眼帘。

竟然直接就能看到,马夜生这才环顾四周,这是一座孤岛,面积比永兴岛大

不了哪去。自己所住的别墅正是全岛的正中央唯一的小山上,山坡缓不高也就5

0米海拔,但确是全岛最高了,写字楼、学校、警局环布四周,其中还掺杂着商

业街、公园、以及一些大大小小的建筑,东侧海滨是一片小树林,西侧海滨是沙

滩公寓楼。这么一座迷你的小岛上,吃喝用度只有外界送来了,但没有任何停靠

船舶的地方。

「老公,那里有地铁。」赵玉芬又是一指,就在别墅的侧面竟有个地铁站。

从这到小岛最远的距离也就两公里,这么小的岛上修地铁简直是匪夷所思,这小

岛看似繁华却透着诡异。马夜生想问问赵玉芬,但又一想被洗脑的她又怎么能知

道,只挥挥手告别了美妻,转身走向写字楼,实在是太近,下了山坡一拐就是,

不知在这个网络公司又会有什么新奇的事物发生呢?

狂爆西游九游版

多彩app官方下载

幻想圣域官方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