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浆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浆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命运多舛的灵魂02作者solosliver

发布时间:2021-01-21 05:51:14 阅读: 来源:豆浆机厂家

字数:376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命运多舛的灵魂(2)─旅途……还没开始(微エロ)

日阳高挂在天芎正中央,阳光洒在绿油油的草原上,一望无际的草原里一对访客,身形较娇小的访客,全裸下大字型趴卧在一片布上面,然而上半身是在草地上,只有下半身在布上。发出轻轻的鼻息,下体流出白色的液体,液体连接着鼠蹊部与布料。

另外一位黑发的访客,则是衣装整齐的凭空不断取出东西。多人用的野餐布、一个雕刻精緻的水瓶、两个黑底金饰的两层饭盒、以及许许多多的餐具与杯具。看向自己的佈置,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另一位全裸的访客。走到娇小的访客旁蹲了下去,拍着白里透红的屁股,发出悦耳的声响。

「蝶蝶,起床啰。」((啪。啪。啪。啪。啪。啪))

「恩~ ?是学长……早安……」((啪。啪。啪。啪。啪。啪))

娇小的访客──蝶蝶,睡眼惺忪撑起上半身,揉着眼睛回答,转头看像自己的下半身。

「……(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蝶蝶被少年叫醒后,两人的视线都看到同一地方──屁股,默默不语。

「学长……我起来了。」((啪。啪。啪。啪。啪。啪))

「恩恩,我知道。」((啪。啪。啪。啪。啪。啪))

「……(ˉ?ω?ˉ)」((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我说……那么好玩吗?」((啪。啪。啪。啪。啪。啪))

「手感很好,虽然小巧但富有弹性。」((啪。啪……啪。啪))少年单手似乎累了,换了只手继续拍打。

「谢、谢夸奖……?(????ω????)?」((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喂喂,学长你玩够了吧,是会痛的(??Д?)?!」((啪。啪。啪。啪。啪。啪))蝶蝶终於伸出一只手,要去拍掉少年那拍打她屁股的手,可惜手并勾不到,只能凭空挥舞着。

「啊啊,抱歉抱歉,不小心太入迷了。」((啪。啪。啪。啪。啪。啪!!))少年在最后一下,拍打特别大力后收手。原本是白里透红的屁股,被拍打成了满片红后,又有着特别红的手印。

「啊呜,很痛耶(′;ω;` )。唉……总觉得学长来到这里后,变得很爱欺负我(?﹏?) .」

「嗯……不知道耶,看到你就有股冲动想要欺负。话说回来,看起来正中午了,要吃午餐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少年指着他那排列好的野餐风格区域。

「要吃,可是……腰有点痛,不想起来,抱我过去(╭ ̄3 ̄)╭? .」蝶蝶支起小腿挥舞双手,看向少年,以装可爱──不,原本就很可爱的姿势,撒娇要求着。

「……不要。」少年虽有短暂的停顿,但语气上坚定果决的驳回。

「疑!?」

「因为……下体还残留精液,在刚刚拍打屁股时,又流出更多了。把你抱起来的话一定会沾黏到衣服,所以不要。」

「我说,那都是学长你的精液吧……哇啊啊!!我的和服都被沾染到了!!疑?喂喂,学长你要去哪!?」

在蝶蝶向少年抱怨时,少年则是无视蝶蝶,站起来走向摆好午餐那里,对背后的呼喊视若无睹。

「……好吧。我自己过去可以了吧,可以了吧。嘿咻!」

蝶蝶伸直的双手双脚,打算以滚动的方式滚到吃饭的地方,但是滚不到两圈,就触碰到障碍物无法再继续前进。「疑?」蝶蝶转头看了下障碍物是何物,发现是撞到少年脚,不知为何少年走返回来找蝶蝶。

「你在做甚么?」「滚着去吃饭。」「张开腿。」「疑?」少年蹲下去拉近与蝶蝶的距离,右手持着刚刚放在野餐区的水瓶,放在蝶蝶的眼前。

「【温蒂尼的水源】?」「恩,所以张开腿吧,用这来清洗。」「喔喔!」

名为温蒂尼的水源的水瓶,在游戏里的介绍是会产出源源不绝的水的道具,不过游戏里并没有饮水的需求,所以不是拿来饮用所产出的水,而是像做为媒介,把魔力灌入产出的水里,做成各式各样的药水。刚刚少年看了水瓶里面是没有水的,但在持有人有意愿下微微倾倒,则会不断的产出水。不过是否真的跟游戏里叙述一样不断的产水……这就先不管了。

少年把蝶蝶翻正──正面朝上,然后将要把水倒水倒在下体上,左手也做好伸过去清洗的准备。

「疑疑?学长我自己洗就好了。」「不不,腰既然痛那就好好休息,我来代劳就好。」蝶蝶正打算慌忙地座起来拿走水瓶,但少年马上轻坐在她上半身,使着蝶蝶无法如他所愿,魔爪渐渐伸向佈满白浊的下体。

「啊──好冷!啊啊……学长你!!」「哼哼!」少年回头对蝶蝶浅浅一下,凭空摆动左手彷彿在抚摸、刺激不存在的下体,散发出一股坏心眼的氛围。

「噫──────!不要──────!!!」蝶蝶双手拍打少年的背部,摆动双脚挣扎着。

「啊────……啊啊……啊……」草原上又再度回响,高潮迭起的春声。

「哼,玩得挺开心的嘛,果然给点要素就会变得如此。但是……有点不爽。」

在一个全白的不知名空间里,有张纯白的玉石座椅,座椅上坐着一位男人,身穿简单T恤跟长裤,外表则显得模糊,就像隔着玻璃纸观看般不清,身材显得有点苗条没甚么肌肉。在男人眼前有个漂浮着的画面,画面上显示出一个黑色系少年坐在全裸娇小的女孩身上,少年一边清洗一边玩弄女孩的下体。然男人的语气表现出对此结果是预料之中,但手指敲着座椅表示不悦。

「有甚么好不爽的?嗯……看来你要准备开始了呢。」不知道怎么从没门空间进来了另一位男人,这男人外表大约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散发给人感觉文质彬彬且相当和善的气质,清秀的黑色短发跟黑色的套装,名副其实从头到脚都是黑色,而且面孔跟T恤男人透过画面看到的少年相当神似。

「……你怎么心血来潮来这?难道……这样啊,看来你要准备结束了。」

「是啊,是来跟你到别的。她一死,接下来我们就会进入分歧了吧。」

「所以说,你这一走我们就永远见不到了。嗯……祝你成功。」

「哈哈,真爱说笑,永远见不到?照照镜子就看到啦,不是吗?」

「哼哼……变得开朗许多,难道在下面生活得很开心吗?」

「……到时候你自己就会知道。」两人对话彷彿是认识许久的好友般的熟识,虽然中间穿插一些不可思议的话题跟叙述。但当T恤男人提到下面的生活时,黑色男人脸色一沉,以他为中心,白色空间渐渐被涂上黑色。

「啊啊……抱歉。怎么会开心呢。」T恤男人微微低着头跟黑色男人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那么我要做最后的事了,该离开了。最后祝你的旅途也能成功。」似乎随着黑色男人释怀,刚刚的黑色空间如同不存在一般消失了。

「嗯,也祝你最后关键能成功……为了取回所爱之人。」

「是啊,为了取回所爱之人。」

黑色男子向T恤男人挥了挥手,身影就渐渐变淡直到消失在空间里。

「……」

「又变成只剩我一人了吗?一人?哈哈……一柱才对。」

在寂静的空间里,T恤男人独自一人自言自语嘲弄自己。

「多谢款待。」「多谢款待。」蝶蝶与少年一前一后表示吃饱了,而且他们的坐姿也是一前一后,少年盘腿而坐在野餐布上,蝶蝶则是坐在少年大腿与大腿中间,全裸的……不对,蝶蝶下体多了一件东西──符咒,黏在蝶蝶那密缝上,正面就像C字裤遮住了第三点。

「……我说学长,不要吃完饭马上就玩我胸部好吗?呜嗯……」「嗯?幼儿体型就不要讲胸部,我根本只能玩乳头。嗯……好香。」「(?皿??)……这角色形象是学长你创造的吧,的吧!」

「好啦,不玩了,开始收拾东西了。」少年抽回游走在蝶蝶胸部的双手,起身开始收拾刚刚吃完饭剩下的餐具、杯具等等。蝶蝶也随后起身走出野餐布,把她那已经髒污的迷你裙和服给收起来,拿起和服打开黑色空间丢了进去,手也伸进黑色空间打算拿些东西……

「疑?疑?疑疑!!!???」蝶蝶突然惊呼。

「怎么了蝶蝶?」少年对蝶蝶的惊呼,急忙跑过去。

「我……我携带空间里……什、甚么都没有……」「啊?」少年在一开始转移时就已经确认过自己的携带空间,游戏里有的都存在,然而蝶蝶在一开始烦恼其他事情,所以没有多加确认。

「怎、怎么办?我没有可替换的衣服了!」「……,那就裸着吧。」蝶蝶有了新烦恼,然而少年有点幸灾乐祸的回答。

「!!这……这……」「说笑的说笑的,来,给你。」「啊……谢谢。」少年从自己携带空间拿出了男用白衬衫给了蝶蝶,由於蝶蝶身形娇小,穿上男用白衬衫可以遮住下体到了大腿上端。

蝶蝶把釦子一个一个的扣好。「嗯……挺色情的。」少年在蝶蝶穿好衣服后发出的感想。

「那么,裤子或裙子呢?」「没有。」「……」蝶蝶看少年的眼神开始变成死鱼眼。

「不不不,不是不给你,你也知道的,我是没有用时装,也没带备用防具,那件衬衫也是新手时期的初始不可弃衣装。」

时装,在游戏里装备不见都很好看,尤其混搭起来有时更是丑到一个极致,所以用时装系统来补足,时装系统可以藉由购买没能力的时装,来覆盖衣装外表,但装备能力并不会被覆盖。顺便一提,蝶蝶的迷你裙和服就是无能力的时装。

「呜──……」「好啦……到时再把那件和服用温蒂尼来洗一洗吧。」「对吼!!那为何不是现在洗?」「你应该不打算睡在这里吧,我们要先找到适合栖身的地方再说。」「也是……不过是谁在这种地方就突然的上我啊(′?_ ?` )?」

「……出发吧。」少年撇了头转个话题迈出脚步出发。

「啊,还有腰带。喂喂,等等我啊学长。」蝶蝶跑步着追上少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腾讯qq游戏大厅手机版下载安装

魔法无敌

黑光图库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