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浆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浆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丰收水如何到田头

发布时间:2019-10-17 17:53:29 阅读: 来源:豆浆机厂家

中央投入花在了哪?

重点打通水利“大动脉”

加快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大型灌区续建配套等骨干工程建设,防洪、灌溉效益改善,拉动内需效应明显。农田水利建设出现恢复性增长。

4月的江南进入汛期,记者采访发现,和往年相比,如今村民巡堤查险的少了,在田里整地清淤的多了。国家对农田水利的大幅投入,重点加快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大型灌区续建配套等大型骨干工程建设,水利“大动脉”正逐步打通,防洪、灌溉效益得到改善,拉动内需效应明显。

在江西高安市石脑镇丁家村,农民邓义仁正在整田里的水沟。他指着新修的渠首工程说:“有了这水泥渠、铁闸门,以后水大不怕淹,天旱也不愁蓄不到水了。”

在新工程不远处是50年前建的老闸,记者看到4个过水涵洞有两个坍塌,闸门是两块破木板,浑身是洞,排水排不出,蓄水蓄不住。邓义仁说:“过去老闸门不顶用,光在自己田里折腾也没用。”2007年的那场大旱,他家的收成减产了一半。

得益于去年四季度中央扩大内需的新增投资,丁家村所在的锦北大型灌区三期项目实施,修复引水闸,硬化主干渠,中央2100万元的投入,让8万多亩农田受益。

有收无收在于水,农田水利基础打不牢,其他技术措施难见效。高安市水利局局长黄凤亭说,被誉为“赣中粮仓”的高安,去年粮食总产量达到7.1亿公斤,其中近九成来自有灌溉条件的耕地。然而,全市80%的水库病险,大型灌区设施老化,有效灌溉面积萎缩到原来的一半。

据测算,每新增一亩灌溉面积,平均增产粮食500斤,改善一亩灌溉面积,平均增产粮食100斤。实现粮食增产,不能指望“靠天吃饭”,尽快打通农田水利“大动脉”,是稳住粮仓产量的关键。

在中央大幅投入的带动下,农田水利建设出现了恢复性增长,初步遏制了投入下滑的局面。去年中央投入高安市锦北灌区资金3200万元,这一投入超过了前三年的总和。去冬今春农田水利建设,安徽灵璧县县、乡两级共投入配套资金1086万元。在许多建设工地男女老少齐上阵,许多返乡农民工也积极参与,这样兴修水利的场面多年不见了。

大规模水利建设拉动了内需,为农民工提供了就业机会。去年返乡的樟树市回龙村简兰根刚干完肖江堤工程,这几天又在吴城水库工地做事。他说:“从去年底开始,工期排的满满当当的,每天有70元钱,比出去打工还划算。”樟树市水利局局长刘清华介绍,去年全市水利工程为返乡农民工提供就业岗位1800多个,劳务收入近5000万元。

工程建设让推土机、压路机、抓斗车等机械装备大显身手。去冬今春樟树市水利工程完成400万立方米土石方,让全市60%以上的工程机械设备忙活了一个季度,建材市场在去年底开始回暖,水泥和钢材销量同比增长了15%和13%。

“毛细血管”如何打通?

阻塞灌溉的“最后一公里”

一些地方干部反映,水库加固了,干渠修通了,但与之配套的小农水明显投入不足、带病运行,骨干工程的综合效益打了折扣。

打通了“大动脉”,丰收水能不能流到田头?

水利工程如同人的血管一样,既有骨干工程,也有像“毛细血管”一样的小农水工程。在采访中一些地方干部反映,中央的大幅投入把许多水库加固了,干渠修通了,但与之配套的小农水明显投入不足、带病运行,阻塞农田灌溉的“最后一公里”,骨干工程的综合效益打了折扣。

樟树市阁山镇店下水库经过除险加固,蓄水量达到4500万立方米,理论上灌溉面积能达到10万亩,但因为配套的渠道工程没有实施,实际灌溉面积不到6万亩。下游芗溪村的2100多亩水田,灌溉全靠店下水库。从水库到芗溪村30里长的中干渠,用了40多年,渠道老化,杂草丛生、塌方淤积,跑冒滴漏严重。

这些天芗溪村不少村民还闲在家,等水下田。村干部张云良一脸无奈地说:“现在的渠道像筛子,上游放大水,下游不见湿,每季的播种时间都比其他村晚半个月,产量也要打八折。”而且上游的村民一放水,下游的就无水灌田。每到春耕、夏季“双抢”等用水旺季,镇村干部都要蹲在渠边“守水”,避免纠纷。

在芗溪村田间,村民胡细珍正张罗着打井师傅打机井。“水田都交了水费,现在又要花钱打机井,这一千多元钱谁都不愿意花,但坐着等也不是办法。”

芗溪村的情况比较普遍。当前中央的水利投入主要用于骨干工程,而连接田间地头的小型农田水利工程中央、地方投入少,农民自己干不了,成了“真空”地带。

以樟树为例,去年中央财政投入的水利资金1.05亿元,其中1亿多元集中在赣江堤防以及大型水库的治理,对小农水的投入只有350万元。刘清华亮出了水利“家底”:全市万亩农田以上的圩堤15条,还有11条没加固;小二型水库94座,一半还没除险;山塘850座、电灌站475座,80%老化失修严重。大多支渠、斗渠、毛渠等末级渠道损坏严重,好不容易提上来的水,“走一路漏一路”,能浇到地里的不到50%。

“相比面广量大的水利需求,现在的投入是杯水车薪。”刘清华说,全市近300个村,每年才20多个小农水项目,每个项目仅十几万元,每年只够修修补补,解决不了大问题,大部分村还分不到。

“用的是大跃进的水,种的是学大寨的田。”安徽固镇县新马桥镇干部曹修宏说,现在大多小农水工程靠“吃老本”。镇里管的4座电灌站,仅有1座能灌溉。而修一个电灌站上百万元,镇里修不起,农民更修不了。今年应急抗旱,政府补贴农民打了不少小口的土井,挖了土塘,但这些的临时设施往往一两年就废了。这样的“急就章”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解决不了农田水利根本问题。

小农水带病运行,增加了农民灌溉成本。今年大旱,麦苗干渴,农民上火。安徽灵璧县尤集镇邱东村农民刘旭东说:“机井失修,抽水水不来;渠道淤积,有水流不进。每亩灌溉成本高达40多元。”灵璧县副县长朱卫东说,去年县乡里共拿出1000多万元的水利配套资金,这对于年财政收入只有1.8亿元的县来说,已经非常吃力,大量的失修的小农水县里干不起。

许多基层干部呼吁,现在中央财政加大水利骨干工程投入的同时,应加大配套小农水工程的投入力度。

农田水利为何一直“吃老本”?

老机制遇到新问题

现在大多数农田水利设施,主要是税费改革前靠“三提五统”、“两工”搞起来的。“两工”取消后,樟树市仅农民投劳就减少了2亿元投入,靠地方财力补充,无法承受。

农田水利基础设施薄弱,农业基本还是“靠天吃饭”,原因何在?

“投入不足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樟树市水利局副局长熊东如说,现在大多数农田水利设施,主要是税费改革以前靠“三提五统”、“劳动积累工和义务工”搞起来的。他算了一笔账,税费改革前,每人一年至少要出10个劳动积累工、10个义务工,全市20多万个农村劳动力,每天按现在50元的标准计算,仅农民投劳折合成资金就是2亿元。“现在‘两工’取消了,靠地方财力,每年要筹集2亿元资金,显然无法承受。”熊东如说,投入不足是旧机制遇到的新问题。

“既盼项目,又怕项目。”一些干部普遍反映,中央投入大幅增加,地方配套资金难以到位。高安市水利局副局长晏金波说,一方面薄弱的农田水利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另一方面,中央投入需地方财政1∶1配套。也就是说你争取的项目越多,对基本是吃饭财政的地方压力越大。去年四季度实施的锦北灌区项目,至今还有1400万元省级配套资金没有到位。

一些基层干部反映,“一事一议”难办农田水利。高安市杨圩镇竹居村干部吴发炉说,种粮效益低,农村青壮劳力大都外出打工,上规模的农民投劳很难组织起来。许多水利工程跨村、跨乡,需要统一规划,而一事一议仅局限在一个村内,无法实施。

水来了大家抢,设施坏了没人修,小农水设施建、管、用分离的状况,也在很大程度上存在。农村“两工”取消后,小农水谁来建、谁来管的问题突出。安徽蒙城县副县长李星说:“特别是公用设施,因为没有人管理,年久失修,大部分都不能用了。今年抗旱中发现,蒙城境内的茨淮新河上12个电灌站、20个灌溉机组只有两个能用,双溅电灌站是上世纪80年代花了近百万元建成的,现在3台水泵只有一台能用,泵底的淤泥有两米深。”

基层队伍薄弱,也制约了农田水利建设。高安市石脑镇水利站站长汤国良说,作为最基层的水利服务机构,2001年乡镇机构改革时撤消了,新的社会化的服务组织又没有跟上,现在全镇只剩下3个水利员。   如何让投入发挥最大效益?

创新建管机制是关键

农田水利建设投入不能光靠中央财政,重要的是建立“政府推动、投入保障、群众参与”的多元化投入新机制。

当前国家扩大内需政策,对农田水利建设是机遇,也是挑战。从江西、安徽的情况看,目前农田水利建设的旧机制已经打破,新的投入机制还不完善。

“突破当前的困境,当务之急是创新农田水利建设投入保障机制。”水利部农村水利司司长王晓东说,农田水利建设投入不能光靠中央财政,重要的是建立“政府推动、投入保障、群众参与”的多元化投入新机制。目前国家已经重视小型农田水利工程建设,开始不断增加投入力度,并将适度调整地方配套资金的比例。各地政府要明确责任,实实在在落实好配套资金。同时,要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建好、管好水利工程。

在樟树市大城镇邓龙村的一个项目区,田成方、渠相通、路相连,村民陈木生说:“田整得漂亮,但水还是难流进田里。”从上游九龙水库到这里,有9公里长的干渠,现在渠里长满了草,放一次水要3天3夜,如果能把渠道硬化,那才能真正见效。

现有的农田水利项目投入分散,各自为政,难以形成合力。“就我们一个县,涉及农田水利项目的部门就有10多个!”樟树市水利局刘清华说,各部门审批标准、投入标准都不一样,有的项目每亩投资1000多元,有的每亩100多元,各干各的点,各唱各的戏,导致工程难以配套。

如何让中央投入发挥最大效益,避免投入浪费?“关键是做好县级农田水利灌溉总体规划。”王晓东说,农田水利是一个系统工程,有了规划的科学指导,才能把各种资金整合在一起,让各种工程配套发挥作用,保证建设一片,见效一片。

如何调动农民的积极性,避免工程有人修、没人管的现象?从一些地方经验看,以“谁投资、谁受益、谁所有”的原则,推进小农水产权改革和农民用水合作组织是一个好办法。让农民的事情由农民办、农民管,使基层水利事能议起来,活能干起来。

一些基层干部建议,产粮大县大都是财政穷县,国家应该调整考核指标,对于粮食大县,能否不考核GDP等,重点考核粮食产量,增加对粮食主产区水利等基础设施的投资,实现旱涝保收。

浴袍什么材质好林浩威

孝义自动烤鸭饼机要多少钱扎啤机三轮童车

中式装修风格的卫生间多了一份清新脱俗之意陈明宇

郑州5D打印机渣浆泵鄂西苍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