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浆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浆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迷狸鬼故事之黄泉路上-【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6:21 阅读: 来源:豆浆机厂家

黄泉路上(非原创)

“程浩,早点回去休息吧,不然身体会垮掉的哦。”

见程浩连续五天加班,国庆也不休息,新来的同事吴常表示担心。

“再过半个小时就好了,这个企划很重要,明天一定要赶出来。”程浩的眼睛盯着发白光的屏幕说道。

半个小时后,眼睛充血干涩疼痛,头晕脑胀,眼前也出现了重影,程浩这才收拾东西回去。

这时,皮肤黝黑的吴常凑过来说,“程浩,这么晚回去不要坐车哦,很危险的。”

不要坐车?他的住处离公司20分钟车程,不可能不坐车。吴常大概是想说不要坐黑车吧。程堔随意应付了对方,拖着疲惫的身体下楼。

公交车站上,程浩时不时望向前路,有些懊恼。应该是错过了末班公交车了,这么晚的时分,连黑车也未必有。

程浩正准备回公司继续加班,前路突然出现了车头灯的光亮。那是一辆经过改装用来载客的三轮摩托车,有顶棚,有车门,司机坐在座厢前的位置,整个车的构造类似中世纪外国贵族的马车。程浩大喜,摆摆手招停了这辆车。

和司机谈好后,程浩上了车,把门带上。

由于过度劳累,程浩不知不觉睡着了。

“快醒醒!”

“快醒醒!”

似乎有很急促的声音在叫他,程浩猛的睁开眼,周围并没有人,而车子还在路上走着,外面依旧是夜色浓浓,街上空荡荡的,见不着半个人影。

一定是做梦了。程浩打开手机,距离他下班才过了十分钟,原来刚刚小睡了一会,困意又迅速席卷上来,程浩沉沉的睡去。

许久后,手机突然响了,在黑暗中发出惨白的光。程浩吃力的挣扎着摸出手机,眼皮重得似万吨,怎么努力睁眼都徒劳。他下意识按了接听键把手机凑到耳边时,手却撞到了什么东西,十分吃疼,手机从手里滑落,掉在一旁。

从手机里传来十分急促的声音,“程浩你是不是坐上了车?”是吴常的声音。

程浩一下子睁开了眼,伸手去摸手机,却碰到了类似硬板的东西,再摸一会,终于拿起了手机。

“你怎么知道的……”

“程浩,你坐的不是什么普通的车,你坐的是灵车!”

“你在胡说什么?”

“我看到你在车站招了辆过往的灵车就上去了,刚刚一直打你电话都没接通,你自己快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程浩觉得吴常说的话十分奇怪,但还是用手机照了照周围。他记得他坐的车车门上有个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的环境,但是现在这里……黑漆漆一片,而且——十分狭隘。

不对!他是坐在车上的,不是现在躺着的姿势!程浩慌张的摸了摸所处的环境,这种狭隘的空间刚好容得下他一个人,就好像是……

“你现在躺在棺材里!”吴常一语道破。“我劝了你别坐车的你不听,现在你误上了一辆灵车,还躺进棺材里了!”

“怎么会这样!”

“程浩你冷静点,听着,你现在只有一个机会可以逃走,不然……”

吴常顿住,程浩已经想到好几种恐怖的结果。

“他们怎么可以把活人关进棺材里!”

“嘘!你不要太大声,你上的不是一般的灵车,是阴间的灵车!那个赶车人也不是人,要是让赶车人知道你醒了,恐怕会把整副棺材连同你一起扔进狱火一起烧了。”吴常十分冷静的说。

“听着,等下进鬼门关前赶车人会打开棺材的小窗进行确认,你现在把衣服撕出一块布条,咬破手指用血写上一个符然后放到脸上,赶车人一看到这个符会暂时定住,你趁这个机会赶紧掀棺材往回逃,至于那个符怎么写我来教你,你记住口诀,天地阴阳……”

程浩感觉车子停住了,心里一紧,二话不说照着吴常的话去做。果然,赶车人打开小窗见到程堔脸上的血符顿时僵住了,程浩紧张得只听到耳朵轰隆隆的鸣声,蹑手蹑脚推开棺木。

赶车人白得让人鸡皮疙瘩顿起的脸上挂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直直盯着程浩逃跑。

突然电话响了,程浩连忙接起,“我现在到底在哪?”

“别慌,你现在还在黄泉路上。”

“黄泉路?我死了么?”

“还没,不过也差点了,如果午夜三时前还没回到人世,就再也回不来了,跟死了没差别。”

“我该怎么办?”

“沿着黄泉路往回跑,就这样一直往回跑就会到达黄泉路和人世的交汇口,面对这个路口选择右边那条小路,很快就能回来了。”吴常压低声音说,“一路上你会看到有人往前赶路,记住,在这里千万不要和路上见到的任何人说话,更不要相信你听到的任何话,如果你问路,他们一定会指向反方向……”

“吴常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程浩终于说出心底的疑虑。“等你回来了你就会知道。”说完挂了线,

程浩回拨电话,发现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心里的疑虑开始不断变大:为什么刚刚能接到吴常的电话……

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了,四周阴森森的,宽阔的大路两边种满茂盛的大树,枝叶繁盛,往天空方向伸展着,似乎要把路上的天空包围住。

借着相隔甚远的路灯的灯光,程浩一路狂奔,一路上不时出现三三两两的行人,他们双眼无神,耷拉着肩膀,迈着摇晃的步伐往他刚刚逃离的方向走去。

到了吴常所说的分叉路口,程浩大口大口喘着气。左手边的路不时有“行人”走出来,和他擦身而过,继续往黄泉路的方向走去,而右手边的路尽头一片漆黑,像是一个吃人的无底洞。

“哪一条路才是回人世的?”程浩一鼓作气从后面拍了拍一个人的肩膀,那人停住了却没有任何表示。他以为对方毫无反应正想放弃,那个行人缓慢的扭过脖子,脖颈发出“咯咯”的骨骼交错的声音。

程浩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身体不动,脖子却按顺时针方向转了180度,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背对着程浩,但是脸却朝向他!!然后那个“人”抬起手指了指左边的路口,然后放下手臂又是一阵“咯咯”声将脑袋恢复原样,在继续向前走去……

天啊,转了180度!程浩完全确定这些行人根本就是鬼!

头一回,他不敢多虑,同时也被刚才的一幕吓破了胆,他没命的往右边路口撒腿狂奔!

跑了很久很久,程浩的身体累得几乎要散架,终于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吴常!

程浩正准备喊他,哪知眼前一个黑影晃动,他的下巴像碎裂般疼痛!

罪魁祸首正是眼前的吴常,他手里拿着一个大铁钩,铁勾一端正硬生生的勾着他的下巴,只见吴常慢条斯理的在一个大本子上面写写画画,然后合上,诡异的笑了。

“叫你不要加班你不听,叫你别相信任何人的话你倒是乖乖听了,现在过劳死了来报道也好。”吴常咧开嘴笑,“差点就让白无常抢了我守了好些天的订单呢,现在确认收货无误,程浩,男,生于19XX年X月X日,卒于2015年4月13日,死因:过劳死。”

迷狸鬼故事之黄泉路上

迷狸鬼故事之黄泉路上

磊磊似乎依稀记得这样一件事,那是他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去庙里玩,然后据说是触犯了神灵,亵渎神灵,所以被抓到地府。那时候还是他爷爷请了全村最厉害的阴阳,也就是道士出山才把他救回来。磊磊还似乎记得那个地方,空荡荡的街道,永远都是不见天明的黑夜,永远都是雾气蒙蒙……

前些日子,他阴差阳错又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这一次,他记住了所有的细节。那天,他像往常一样骑着电动车去上班,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发生了意外:一辆大卡车失控,向他冲了过来!他感觉自己飞起来了,眼前一片血红。“我这是,要死了吗?”这是他最后的一个想法……

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正在一个火车站一样的地方,他总觉得这个地方非常熟悉,好像来过一般,具体什么时候来的他并不记得。他跟着来来往往的人进了那个“车站”,里面一样人声鼎沸。不过很多人的穿戴都不一样,民国的,古代的,现代的。很快有一个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欢迎大家来到地府车站,现在请大家按死因站好,病死的站左边,自然死的站右边,冤死的站上面,意外死的站下面,不知道怎么死的站中间。请大家快点站好,列车就要开动了。”磊磊定眼望去,所谓的左边右边还有中间好理解,直接在地下站着就可以。上面和下面就是指一部分飘在空中,一部分只露出一个脑袋。那部分露出脑袋的,自然就是“下面的”了。

这时候磊磊才意识到他已经死了,可是他就是记不起来自己怎么死的,于是,他傻乎乎的站在了中间……然后上了一列火车。

上了火车,坐定后他才开始后悔痛哭,他还没有好好的孝敬父母,还没有谈过一个女朋友,没房,没车……他后悔,他后悔他怎么就这么死了,家里的爸妈一定很伤心吧,自己才二十二岁,爸妈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不敢在想下去,只能借助窗户外面漆黑一片的“风景”来缓解自己内心的悲伤。他正看着黑色的窗外发呆,却不想……窗户外面突然伸出一只脑袋,那颗脑袋只有一半,红色的血掺杂着白白黄黄的液体掺杂着固体喷在窗户上,剩下的嘴一张一合,好像再说:“救我,救我……”磊磊吓呆了,他手足无措的看着窗外,双手紧紧的捂住嘴,眼睛瞪得大大的,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突然,他回过头。啊!!车厢里的“人”不知道啥时候都变了,有的肚子来了一条缝隙,器官都通过肠子掉在空中,可是那些器官的主人,却全然不知还与身边的“人”谈天说地;有的人没有眼珠,只有两个黑漆漆的大洞,那样子就像没牙的老太太瘪着嘴,呵呵的笑着;还有的更恐怖,脚尖朝前腿朝后,腰部却是被扭成像毛巾一样起满了褶皱。

磊磊惊讶的看着他们,他慌忙的跑到卫生间,却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脸部四分五裂,有些地方甚至连皮肤都反卷了,一只眼球掉在脸上挂着,通过一根管道掉在那里左晃右晃,脖子那里也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早都凝固了……

虽然说磊磊心下知道自己死了,但是眼前的事情连他这个鬼都吓坏了。

列车很快停了下来,磊磊收起惊魂未定的心,跟着大部队下了车。一下车他就看见一面高高的城墙,上面写着:澧都。那里鬼山鬼海,有出有进。各种鬼在那里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他随着鬼群进了那大大的墙……

谁知道进去以后他就被一根粗大的铁链铐住,被压送到一个长长的甬道里,和他一起的还有很多人,不,很多鬼。他们被押送到一个青面獠牙的鬼面前排队站好,再由他带领着见了判官。判官看着生死簿,一个一个的走过去,他就看一个,点名,确认生辰已到,然后投胎的投胎,打入地狱的打入地狱。到了磊磊了,判官看了他一眼:“张磊,男,生于1986年12月3日,死于2073年5月11日。不对啊,阳间今年是2015年,你现在下来做什么?”

“??”磊磊一脸惊讶,我下来做什么?你是在逗我?

那判官脸一黑:“赶紧回去,你阳寿未尽,速速归去,阴间不是现在的你来的地方。顺着这条路走回去,有人叫你不许回答,只管走好你的路,去吧。”

磊磊顺着那条路走过去,他有些懵懵懂懂,童年的回忆开始浮现,原来,他现在走的,就是童年时走过的那条阳关道。又一次走这条路,他觉得哭笑不得:怎么就自己遇上这样的事了,还两次!

就这么走了好久,他突然听到了他的妈妈在叫他:“磊磊啊,你快回来啊,吃饭啦!”他回过头,看到了一个人,白色的衣服,黑色的鞋子,舌头掉到肚脐那里!他戴着一顶帽子,上面写着:一见生财!一把黑色的铁钩穿过磊磊的下巴!那张脸桀桀的笑着:“判官让你不要回头,你不听,嘿嘿,乖乖跟着我回去吧。”

啊!……

阳间,医院里……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抢救无效死亡,对不起。”医生从手术室出来,一脸歉意。其实他也很无奈,病人情况本来稳定了,却突然恶化,这让他很不解。

“儿啊,你走了妈妈怎么办啊!”磊磊的妈妈呼天喊地,回应她的,只有医院走廊里传来的回音……

主宰之王最新版本

大富豪3下载

空城计游戏下载

攻城三国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