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浆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浆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炒股不怕走得早

发布时间:2020-10-17 02:31:28 阅读: 来源:豆浆机厂家

炒股不怕“走得早”

上海近日暴雨连连,有人在街道上捞鱼,也有人把滴滴打车戏称为“滴滴打船”,总之好玩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在股市,这两天也是精彩不断,A股大盘暴跌不止,不断考验着股民的心理预期与投资智慧。

上海近日暴雨连连,有人在街道上捞鱼,也有人把滴滴打车戏称为“滴滴打船”,总之好玩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在股市,这两天也是精彩不断,A股大盘暴跌不止,不断考验着股民的心理预期与投资智慧。  在经历了上证综指5000点附近的频繁震荡后,有越来越多的股民选择了退出。这种退出并非放弃,有的时候恰是一种对投资纪律的严格遵守以及见好就收、不贪恋、知足常乐的健康心态。这使我联想起了两件事情,从表面上看它们风马牛不相及,而从本质上去分析,似乎又如出一辙。

儿子书法班有一位家长,估计是小男孩的爷爷。每次送完孩子坐在接待室等待时,我总会听到家长们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和笑声不断。近期谈论得最多的话题自然就是股市。从全国来看,上海人炒股之风尤甚,很多老股民的投资经历可能会让你惊跌眼镜。这可能也与当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的天时地利不无关系。  专业知识与投资模型是一方面,但经历多轮牛熊转换之后的那种彻悟,却非此类人而不可得。这位家长自称老周。起初他并没有让我“瞧得起”,因为他总是说自己如何了得,如何高抛低吸,如何判断大势。也是因为对这一过程的不屑,竟使得我对他这个人产生了很深的偏见。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插嘴道:机构哪能随便买ST股票啊!都有严格投资限制的!这之后我才与老周有了直接对话的契机。通过几位家长开玩笑式的介绍,我才了解到老周的不同寻常。原来,他每年都给自己定下了严格的盈利目标,即只投入30万元,只盈利10万元。这10万元盈利在当年全部用掉,第二年还是投入30万元循环操作。他说,10万元就是这一年老两口的旅游基金。老周告诉我,最早上海交易所玩债券的时候,他就在里面。管金生的国债期货事故,他也非常清楚。老周告诉我,5月中旬时今年的目标就已达到,钱全都出来了。老周严格的炒股纪律,令我深有感悟。我想,这种彻悟,应该是经历了一些他不愿提起的往事,才获得的吧?  与上海的老股民就是一个“宝藏”相比,在上海混久了,黑车司机竟也有着严格的组织纪律了。就在昨日,上海暴雨依旧,等到下班乘地铁回到家时,雨虽然不大,但寒意不减。因此我想打黑车回家,免去步行20分钟之苦。当我走到一位正在等候顾客的电瓶车女车主面前说“去十二区后门”时,她扭过脸来迅速地说:10元,下雨都是10元!我一贯拒绝被宰,但仍有一丝悻悻然地转去,打算走路回家。走了几步我忍不住回头观望,实话说,我是希望她没有生意可做的。约莫看了十几秒钟,确认没有顾客之后,我自我安慰道:果然没有人坐!  一路走我一路想,根据以往偶尔的乘车经验,这些黑车车主也都是有严格纪律的,首先是必须是排队接客,由于抢客人而发生争执甚至打斗伤命的新闻,电视里也报道过。其次,就是必须统一价格,不能擅自降价或涨价。而今天的由5元涨价到10元,应该是早有默契的。  我进一步想,这个团体应该也算过账吧——非雨天每天平均150元纯收入的话,雨天应该会多于此;与正常天气相比,雨天的客源总数肯定更多;晴天出车的司机相对少些,因为有其他活(如建筑工地)可干,雨天更多司机会出来拉客——如果不提价,则个人收入的增量并不会明显优于正常天气。所以,下雨天应该提价。  基于这样一种运营逻辑,黑车司机或许就约定了:下雨天统一涨价到10元一次。而假如这也是投资,那么这种既严密又简单的逻辑,使得这个群体形成了默契与统一。假如某个司机不愿提价,那么他就无法在这个群体存活下去。因为他破坏了这个生态。

alevel考试

IGCSE

alevel补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