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浆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豆浆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络作协是不是保姆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3:47 阅读: 来源:豆浆机厂家

2014年7月3日,上海作协大厅,一群年轻的网络写手聚集于此,他们是新鲜出炉的上海网络作协首批会员。

当天,上海网络作协成立大会上,有“网络文学教父”之称的作家陈村,当选第一任会长。

近年,网络文学的爆炸式发展引起主流文学界的重视。北京、重庆等地作协相继成立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2014年1月,浙江省在全国成立了第一个省级网络作协。中国作协方面也称,国家级网络作协正在酝酿筹备之中。

上海历来被视为“ 网络文学的大本营”,起点中文网等具行业代表性的文学网站都诞生于此。据盛大文学向本刊记者提供的数据:上海目前占全国网络文学市场份额的90%以上,其中单盛大文学一家就占了72%,而上海地区的网络文学写手近14.5万人,居全国之首。

因此,新成立的上海网络作协,备受各方瞩目。成立不到一个月,在百度的搜索结果已达235万条。在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陈崎嵘看来,在网络文学重镇上海成立这样的组织,是全国文学界的一个“重点突破”。

有必要吗

2009年8月,湖北诗人谷未黄、北京诗人周瑟瑟等人曾发起成立“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一时成为网络热门事件,最后不了了之。当时中国作协方面曾出面表示,单独成立中国网络作家协会“没必要,不妥当”。

时隔五年,当网络作协陆续落地开花时,关于其存在是否必要的讨论仍在继续。

2014年7月15日,红网上的一篇评论称,我们已经有了作协,自可将网络作家纳入其中,再成立网络作协是“多此一举”。

面对质疑,陈村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长远来看,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差别会越来越模糊,从这个意义上说,确实没有必要单独成立一个网络作协。但目前,网络文学还是一个新生事物,与传统文学相比,在文本写作、发表方式、受众群等方面也体现出不同。如果成立一个专业协会,可能会对它未来的发展更有利。”

另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来自传统作协的入会门槛。

大多数地方作协都规定,至少要出版过两本实体书,或在省市一级的文学刊物上发表过一定数量的作品才有申请会员资格。很多只在虚拟空间中码字的网络写手因此被拒之门外。

而地方作协对于入会者户籍的限制,则让一些长期漂泊他乡的网络作家望而却步。

“面对网络文学发展所带来的新情况、新问题,作协内部原有的框架不能处理,建立起一套新的、更灵活的机制,至少体现了管理机构对其的重视和支持。”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张业松说。

陈村认为,上海有两个作协是“好消息”,可以“彼此相互竞争、互为补充,一起为文学作贡献”。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上海网络作协主要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和传统作协不同,网络作协重在创新,要为发展网络文学事业承担更多的责任,这一点也被写进了《上海网络作协章程》(以下简称《章程》)中。”

陈村透露,上海网络作协是在上海市社团管理局注册的独立法人。其本质是上海作协下属的一个二级协会,上海作协是其业务主管单位。目前上海网络作协的办公地点设在上海作协内,主要工作人员也大多是从上海作协抽调的。

“这些人,包括我在内,现在全都是义务劳动,不拿工资的。”陈村说。

按照《章程》规定,上海网络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大会,每届任期4年。会员大会选举理事,组成理事会,为协会的执行机构,负责领导协会开展日常工作,对会员大会负责。理事会任期也为4年。

什么人能加入

上海网络作协首批会员共75人,其中“80后”31人,“70后”和“90后”分别为23人和8人,是名副其实的“青春版作协”。

首批会员绝大部分来自包括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在内的17家文学网站的推荐。上海网络作协根据网站作者多少和建立时间长短来分配会员和理事的名额,其中会员和理事的比例为3:1。

作为业界“大佬”,盛大文学旗下此次有32名作家加入上海网络作协。盛大文学董事长、首席执行官邱文友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了他们此次的推荐标准:一、首选白金级作家;二、作家的个人形象足够健康;三、考虑各文学品类的平衡。

上海网络作协一年发展两次会员,须由本人申请,两名会员或专业委员会推荐,经发展会员审批委员会通过,会长办公会批准即可。

陈村告诉本刊记者,具体的入会标准现在还在讨论制定中,不久后将向社会公布。

上海网络作协还放宽了对入会人员的户籍限制,规定只要持有上海市居住证就可以申请入会。

早前,传统作协开始吸纳网络作家,有人公开表示,怕被“招安”,不会加入。此次上海网络作协成立,其官方背景再次引发质疑——网络作家愿意加入吗?

上海作协曾就此开展调研,结果参与的网络作家对加入网络作协大都持积极态度。

知名网络作家“树下野狐”曾参与过几次座谈。他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尽管作协的领导们并不清楚网络作家们的生存现状,但他们确实想要解决我们的问题,帮助我们进步。”

“树下野狐”后来成为上海网络作协的首批会员。在他看来,这也是一个为网络文学正名的好机会。

网络大神级作家“骷髅精灵”此次当选上海网络作协副会长。他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很多人不想加入网络作协可能不是因为反感,而是怕麻烦。

“他们全部时间都用在创作上,不会花功夫去研究什么申请表格。”“骷髅精灵”说,“当然也不排除个别人就是不喜欢受约束。但其实这个组织没有约束,有入会和退会的充分自由。”

“我们不会派任务给这些网络作家,更不会去干涉他们的写作。因为我们和作家间不是雇佣关系。”陈村说。

本刊记者采访的多位网络作家均表示,过去网络作家群体太松散,有网络作协这样的平台让大家聚在一起互相交流是件好事。

网络作家的“保姆”

上海网络作协在网络作家“血红”的眼中是一个“保姆性质”的组织。

“以前我们有困难找警察,网络作协成立后,希望网络作者有什么生活上工作上的麻烦第一时间找网络作协。”“血红”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据“骷髅精灵”的观察,目前在网络作家中,反盗版、身份认同等问题都亟待解决。

“网络作家被盗版很普遍,盗版会大大影响他们的收入,打击他们的写作热情。”陈村说。为此,网络作协将会成立一个专门机构,挑选一些典型案例,帮网络作家打维权官司,或者代表作家和盗版网站交涉,督促他们停止侵权。

身份认同问题同样让网络作家们困扰。“骷髅精灵”此前就曾面临收入不菲却办不了信用卡的尴尬。

“网络写手在很多人眼中是自由职业者甚至无业游民。按照体制内的分类,他们不是就业者,这很不合理。事实上他们会和网站签约,有收入,也向政府纳税,为城市的发展作出了贡献。”陈村说。

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作协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由于上海落户政策的特殊性,上海网络作协在网络作家户籍方面要解决的任务比较重。

“许多网络作家在上海写作生活多年,却连居住证或暂住证都办不了,更没法缴纳社保。网络作协作为行业组织,未来会和有关部门呼吁并协商解决这些问题,让这些网络作家可以安心创作。”这位负责人说。

“树下野狐”透露,那些收入低微,又没有安静写作空间的写手,成为上海网络作协会员后,可以申请去青浦文学基地闭门写作。

“对商业持中立态度”

在上海成立网络作协的想法,最早由盛大文学向相关主管部门和上海作协提出。而在上海作协看来,由一家商业公司主导来组成网络作协并不妥当,最终决定自己牵头筹备。

但网络文学长期处于商业化运作之下,这让外界有些担心,网络作协会不会成为一些网站的商业工具。

对此疑问,邱文友表态称:盛大文学只想做义工,绝对没有把网络作协变为囊中私物的想法。“我们不希望大家的误解变成现实,让这个立意非常好的公众服务平台变成私人企业的附属单位。”

同时邱文友也不讳言自己的私心:“我希望通过这种努力,能让其他平台上的网络作者看到盛大文学对网络文学这个行业的付出,从而吸引他们加入盛大。”

陈村则表示,上海网络作协是非营利性组织,对商业持中立态度,不会偏向某一家公司。

网络作协每年向各位会员征收20元会费。而其未来的主要活动经费一部分来自上海作协出面申请的政府拨款,另一部分是捐款和基金会的支持。

“我们本身不卖作品,和网站的合作也是学术性的。一个社会大家做不一样的事情才有意思。如果大家都奔着钱去,那么全球最好的文学就是哈利·波特这样的文学,诺奖什么都得取消。”陈村说。(记者 杨天 特约撰稿 刘亚晴)

漯河西服制作

女装西服设计

丽江工作服制作

相关阅读